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推薦」香功堂 -【電影狂人夢】影評 (The Go-Go Boys:The Inside Story of Cannon Films)

《電影狂人夢》:最初總是最美。
原文出處:
香功堂!!


一對熱愛電影的堂兄弟曼納罕和尤朗,在以色列推出過多部賣座影片,夢想越做越大,跨海前進好萊塢發展,接手「加儂炮影業」,以拍攝剝削式低成本電影,接連創下票房佳績,賺進大筆財富,接著,又找來多位大師級導演拍攝「奧斯卡等級」作品,藝術與商業雙管齊下,企圖成為電影圈能文能武的頂尖人物,然而夢想的快速膨脹與擴張,終於帶來負面影響,包括資金的週轉不靈、全心奉獻給電影而疏於照顧的家人、合作多年搭檔因著理念分歧遂分道揚鑣等等;一場豪氣干雲的電影大夢,終在現實與理想兩難兼顧下,逐步走向句點.....。

真的是好可愛的紀錄片啊,《電影狂人夢》看的我相當開心。

它讓我想起《華爾街之狼》,你/妳要不當個乖巧綿羊,做著小小的夢,過著小確幸生活,要不當頭大野狼,不要被「可能的失敗」束縛,想要完成大事,就得放手一搏,反正,「我要不成功生還,然後有一則精彩故事可以吹噓,要不就在十分鐘後墜毀身亡;不管結果為何,這都是一趟了不起的旅程!」《地心引力》。



《電影狂人夢》的主角有兩位,一是曼納罕,信仰崇拜狂愛電影,愛到不拍片就會焦慮,愛到即使在鏡頭前說愛電影就要把身心全部奉獻給電影也不會臉紅的人;一是尤朗,他懂著行銷電影,舌燦蓮花,影片還沒開拍,光靠片名與演員名單就能賣出版權(電影預售概念);他們是完美組合,一個負責拍片,一個負責籌錢,可惜這樣的搭檔關係只能存在彼此都「輸的起也不怕輸」的狀態,一旦其中一方有了「輸不起也不敢輸」的念頭時,完美關係就可能崩毀;《電影狂人夢》後半段看的人感嘆,感嘆的是最美好的時刻,往往就在那個「什麼都還沒有」的年紀,而一旦嚐過名與利的滋味,人就不再那麼容易提的起放的下了。(革命的起落,其實也是如此)

「現在我們來談談失敗。」導演。
「失敗?什麼失敗?」曼納罕。
「關於超人.......」導演。
「哪有什麼失敗,這是講述我成功故事的紀錄片為什麼要去看失敗的一面?」曼納罕。

《電影狂人夢》的動人篇幅多半來自曼納罕的人。他的拒絕談論失敗、他對電影的熱愛、他的挫敗與永不惜滅的雄心壯志等。

曼納罕的人生故事令我想起盧貝松導演,原因有二,一是他們都跟台灣有關連,盧貝松與台灣的淵源自然是《第五元素》和《露西》,曼納罕與台灣的淵源呢?嗯,請自行進戲院探個究竟,哈哈。

二是這兩位電影人早年都拍出叫好叫座的影片,轉任製片後(前進好萊塢),堅守「觀眾才是上帝」原則(或說:電影就該輕鬆無壓),拍出票房鼎盛但評價普遍低落的作品;他們各自走過事業的高低潮,即使遭受挫折與打擊,依舊對電影不離不棄,對他們來說,不斷的拍片,就是對電影表達愛意的最好方式吧!(當然,也包括了對成功與名聲的極度渴望。)



今年的金馬奇幻影展有個「許願池」活動,觀眾可以跟影展建議/期望未來能在奇幻影展中看到哪些作品,而影展單位會試著把觀眾想看的電影給邀進明年或後年或某一年的影展裡;看完《電影狂人夢》後,我好想看曼納罕執導的歌舞片《The Apple 蘋果》喔!即便電影被評的一無是處,但那短短幾分鐘的歌舞片段和音樂,還是很快引起我的好奇心,感覺電影就算拍的很災難,我應該還是會看的非常開心之類,另外,只花了三個禮拜就快速拍攝完成並且在短時間內躍上大銀幕的《霹靂舞》(Joel Silberg導演),我也超想看的啦!

《The Apple 蘋果》預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ix3tbov65o
《The Apple 蘋果》電影內容介紹,超有趣的啦: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tRL6zQXVf0



不久前才看了尚克勞德范達美主演的《打不死的男人》,他在片中演自己,並在鏡頭前提及為在好萊塢闖出一片天,到處去夜店去明星出沒的地方,希望可以被發掘的事蹟,想不到隔沒幾天,就在《電影狂人夢》看到尚克勞德范達美親述他的發跡史,而且故事還很精采有趣呢!!(原來他是曼納罕捧出來的啊!)

最後,《電影狂人夢》之於我最迷人的情懷,不是電影人對電影的愛,而是那永不澆熄的「希望」,總是相信下一部片子會更好,只要再拍一部片,觀眾又會重新愛上我們,我們又可以重頭來過的信心。

最近迷上卡夫卡的短篇小說,裡頭有個極短篇故事,令我想起了曼納罕的人與事。
《馴人的動物》卡夫卡

「這就是那個拖著毛茸茸的尾巴的動物,一條長達好幾公尺的尾巴,就像狐狸那樣的。我很想把這尾巴抓到手裡,可是辦不到,這動物老是動個不停,尾巴老是甩來甩去。牠像一隻袋鼠,但牠那幾乎像人一樣扁平的、橢圓型的小臉上無特點可言,只有牠的牙齒頗有表達力,無論是遮掩著還是呲咧著。有時我有一種感覺:這個動物想要訓練我,要不然牠為什麼總是在我下手去抓的時候把尾巴抽開,然後又靜靜地等著,直到我再度受到誘惑,牠又一次跳走呢?」

如果把這個短篇故事中的男子視為曼納罕,那麼那隻有著長尾巴的生物,就叫做「希望」吧,總是在那裡,又怎麼都抓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