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關注電癮娛樂,重要聯繫 | 合作提案 | 媒體邀約 請來信:movie@droupnir.com
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推薦」橘貓 –【警察故事】影評 (Police Story)

《警察故事》:小人物悲劇與特技魅力
原文出處:橘貓【Orange Cat】
警察故事

本文中的劇情介紹與情節描繪,可能會影響觀影樂趣
  
自從註冊 Netflix 之後,常能不定期找到某些充滿魅力的舊電影。對我來說,不管是何種機緣、是甚麼時間點,重看成龍在 1985 年擔任導演、編劇、主演的《警察故事》,永遠都是一個很不錯的選擇。
  
成龍老了,他有許多私人觀點令人卻步,近期電影也不再具有以往生猛逗趣的活力,反倒顯露出頹態。有時候,頹態會在他的新片中反射出另一種可觀處,如《警察故事2013》或《英倫對決》(The Foreigner,2017),大多時候卻只能帶給觀眾疲乏感。然而,單純以影迷心情回頭看他 80 年代的全盛時期,成龍產出了一系列影壇最優秀的動作電影,任何時間點回顧都不會退色。
  
1985 年的《警察故事》在香港電影金像獎提名七項,最後拿下最佳影片與最佳動作設計。演員陣容包括成龍、董驃、楚原、林青霞與張曼玉,在這個時期,張曼玉以傻氣少女的形象出場,與後來人們記憶她的那種銀幕風韻截然不同。《警察故事》是部動作喜劇,大多的銀幕時間在喜劇段落與武打場面之間切換,電影最後則加快節奏將高潮留給成龍招牌的特技動作。
  
對我來說,《警察故事》最有趣的是在它處理高潮情感的環節,為了要讓觀眾理解陳家駒這個角色的特別之處,除了他在愛情、喜劇部分的大男人形象之外,回到動作部分,身為「警察」的陳家駒表現出悲情的小人物特質。在電影的情感高潮,陳家駒發狂似地挾持上司,這個環節的力道讓角色瞬間脫離電影前半段的滑稽胡鬧,觀眾看到的是反派形象的轉移,陳家駒不只是代表正義的一方對抗毒梟,更是代表底層的勞動者去對抗他的上司。
  
無法克制地,這令人聯想到史特龍拍《第一滴血》(First Blood,1982)時為主角藍波塑造的那種悲情基調。戰士的戰鬥是激昂的,但背後的精神價值卻受官僚體系操弄,背叛了身處前線的戰士。不論是《警察故事》或是《第一滴血》都沒有否定動作片主角的動作光環,但這種情感轉移的作用,幫助這些出生入死的動作片角色找到一個脫離英雄形象的出口。那個出口是偉大的,儘管這兩套系列作在之後都不再維繫住那個出口的型態。
  
動作方面,《警察故事》也保留成龍電影最有趣的動作趣味。成龍樂於設計雜技與小動作來讓觀眾感受到那種「大題小作」的趣味性。電影裡在沙頭角警署慌忙地交叉接聽電話的一段即是值得記憶的代表性場面,一個影像笑話,就像基頓(Buster Keaton)作品的創意。這段戲在整部電影中看起來是有點突兀的,但它同時又帶有自娛娛人的詼諧,比起靠明星或是對話的笑料,這個橋段展現出更多成龍電影的魅力,一種從電影本質的視覺魅力繼承而來的優良傳統。
  
除此之外,電影中最後一個特技(從不同角度播放三遍,片尾名單又再播了一遍),成龍從百貨商場頂端一躍而下。我每次看到這個片段,就深刻感到自己實在無法不喜愛成龍的電影。套一句《門徒》的對白,「八樓,毒販才敢跳,警察?」成龍敢跳,那不管他之後的電影如何,他永遠都可以是陳家駒。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