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推薦」Ash -【逐夢大道】影評 (Selma)

《逐夢大道》看社運的最後一哩路...
原文出處:☁天氣也該。擦一擦啦*
5615

光就黑奴血淚史題材來看,昆汀的《決殺令》,硬是布萊德彼特監製的《自由之心》
高明、精彩、大膽不知道多少倍!但平庸的《自由之心》依然靠著「政治正確」的光環
,在86屆奧斯卡最佳影片的擂台上,擊退了兩部神片《地心引力》跟《雲端情人》、馬
汀柯史西思的金融版黑幫史片《華爾街之狼》、驚心動魄的《怒海劫》、動人的生命之
歌《藥命聚樂部》《內布拉斯加》跟《遲來的守護者》,以及陪榜的《瞞天大佈局》。

Fine,長遠來看,影史或者觀眾的記憶,終會還當年這些電影一個公道;短的來看,
布萊德彼特又想再複製「黑人平權」這套成功模式推出《逐夢大道》,不管是取獎考量
還是純粹個人使命信念,顯然2015第87 屆奧斯卡並不買單,只意思意思給了它一座最
佳原創電影歌曲。雖然這齣聚焦六零年代黑人平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博士的電影,拍
得平庸至極、讓人哈欠連連,但可以的話,還是希望有多些人去看看。

我們會看到許多的似曾相識,看到當權者把不願作順民的人民當成敵人、看到警察在
煙霧迷漫、大水淋漓中活像德州電鋸殺人狂一樣,抄著手上的凶器追著手無寸鐵的輕年
男女跟人民狂毆、看到中央政客的偽善與敷衍、看到媒體帶風向用汙名化的手段散播恐
懼、看到當局暗示警方不斷以阻礙交通、擾亂秩序為名清場…。原來不只台灣、不只香
港、不只中國,連自由民主陣營的老大哥美國,在六零年代手段也是這般雷霆霹靂,就
算現在表面改善,電影《奧斯卡的一天》警察執法過當誤殺黑人的事件依然層出不窮,
有色人種的歧視只是化為更深層的矛盾隱伏在社會裡,等待衝突爆發。

fx_fsen31020072_0007
 
馬丁路德金,1955年領導聯合抵制反蒙哥馬利公車歧視運動,1963年在林肯紀念堂
發表舉世聞名的「我有一個夢」的演說,1964年他以長期非暴力抗爭追求種族平等的
理想獲的諾貝和平獎的表彰…《逐夢大道》聚焦的是他1965 年爭取黑人投票權的「最
後一哩路」,由塞爾瑪到蒙哥馬利的遊行,英文片名就是「賽爾瑪  Selma 」,隔離有
色人種政策執行最徹底的阿拉巴馬州裡最不友善、最具敵意的城鎮,卻是黑人民權運動
的基地。電影閃去名人傳老土的編年體拍法,從英文片名聚焦的這「最後一哩路」裡,
看到的反而不是被拍得毫無主角風采的馬丁路德金,而是運動背後各方勢力與內部路線
的拉扯,以及對壘的兩邊怎麼在「媒體畫面」上對弈。

本來馬丁路德金寄望透過跟執政當局關起門來「談」出結果的,但隨著有默契甘迺迪
遇刺身亡而徹底幻滅。從副總統上位的詹森,談也是有談,但只是拖延戰術,政治目的
其實要用馬丁壓住黑豹黨、MalcolmX那掛不惜流血開幹的黑人衝組。而這些路線意見
不同的同志,在背後弄你的狠勁,也絕對不輸你對面那個禽獸不如的政府。

fx_fsen31020072_0004

比較衝擊我的則是第二次已然民氣可用的示威遊行裡,領著人群的馬丁在橋頭軍警的
對峙局面中,突然跪下,狀似祈禱問神我該怎麼作,下一幕他起身退兵。幹!你要感佩
他對非暴力不流血抗爭的堅持嗎?還是要策譙他這隻中離狗?而我看到卻另一個台灣社
會的荒謬迷思:成功的運動領導者要保護他帶領的人民不受到傷害,只要有人流血了,
帳都算在運動領導者頭上「叭叭,暴力小英」「叭叭,學匪頭子林飛帆,抓奶龍爪手陳
為廷」「叭叭,那個把自己燒掉的鄭南榕是不知道是精神病還是恐怖分子,豪可怕喔」
「叭叭,參加反課綱的去自殺的八成是被台獨邪教洗腦了,還聽說他有憂鬱症耶」。很
奇怪不是嗎?棍子是拿在警察手上的、鎮壓手路要多硬是當權者在背後下令的,怎麼帳
全算在運動領導者頭上?怎麼反而是運動領導者被高道德標準要求當宗教故事裡的牧羊
人?馬丁路德金在這場「路過行動」中的躊躇,也讓當時車上熱血快燒到沸點青年質問
說「Make no sense.」

但更Make no sense 的是其實這部片的角色塑造,尤其馬丁路德金你完全看不到他
的性格與理念,熱血與理想只有公開演說時才上身,離開講台就徹底變成一個父子騎驢
的無主見者、一個理由伯,甚至他身邊那群模糊到你總覺得他們其實在裝忙、在演一個
上班的動作。就連那個重要跪聆神旨的時刻,居然是他媽的大遠景,需要這麼反高潮嗎
你?侯孝賢嗎你?總之,是拍壞了,拖拉瑣碎、毫無光彩,但還是值得去看看馬丁路德
金的這最後一哩路,也順便想想為什麼我們總是貴人賤己,總是崇高化歪果忍的社會運
動,聲援鄰國的公民運動,對於發生在自家街頭上的,總是冷漠,質疑貶抑,扒糞抹黑
搞到妖魔化。

keepquite

---
(寫在後面)

當年黑人平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用「I have a dream 」開頭,在林肯紀念館
前描繪一個白人黑人平權的社會景象,這片沒有拍,不過大家都知道那一段,
只是不知道馬丁路德金若是地下有知,今天大家說「I have a dream」不是用
來講公平正義,而是用來爆卦的,不知到他老人家會作何感想 XD

是說,不得不說當年的米國媒體還算節制,金恩性好漁色,大搞外遇的八卦,
並沒有被大肆渲染,用來毀滅黑人平權運動的正當性,當權者也知道時代潮流
無可抵擋,只想能拖就拖。想想,米國人對公私領域這兩碼事的處理方式,跟
我們果然有著東西方文化本質上的不同啊。

(延伸閱讀)
FREEHE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