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推薦」香功堂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影評 (It's Only the End of the World)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拒絕再受傷害。
原文出處:香功堂!!


罹患重病的年輕劇作家路易,準備回家跟分離12年的家人團聚,然而等在他面前的是一家人對他的不滿與怨懟,該如何化解家人間的「結」,成了路易需要跨越的關卡....。

札維耶多藍(Xavier Dolan)導演新片《不過就是世界末日》,維持他一貫風格:大量特寫鏡頭、鮮豔色彩、通俗選曲、情感濃烈、演員狂飆演技等,但《不過就是世界末日》比起多藍導演前作又更張狂些,情緒只放不收,早在路易踏進家門前一刻,戰火已經點燃,每個人講話都激動,一方面是欣喜路易返家,一方面是怨嘆路易為何要離家(拋棄他們)多年,家人們一開口不是太過興奮就是指責與嘲弄,整部影片都是大起大落情緒,看的有些疲累,好想搖搖這些人的肩膀說:「冷靜點,你們都給我冷靜點!」,如果日後札維耶多藍導演能來台灣拍片,一定要推薦瓊瑤阿姨的班底給他(例如馬景濤),情緒濃烈的表演方式或許會合拍!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不像《親愛媽咪》或《湯姆在農莊》或《雙面勞倫斯》等片,輕易虜獲我的好感,它刻意溺在無力解決任何問題的情緒中,前半場我無法進入狀況,但中段過後我依舊喜歡上這部大鳴大放的作品。《不過就是世界末日》令我想起《聽說桐島退社了》,差異是後者講桐島失蹤後,所有人都陷入瘋狂,《不過就是世界末日》則是消失了的路易(桐島)再次現身,大夥再次陷入瘋狂(即便中間相隔12年不見)。



「家不是港口,家是傷心的地方。」

札維耶多藍導演實在擅長捕捉親人間黏膩糾纏不清又愛又恨的複雜關係,情緒/情感的無法被簡化是《不過就是世界末日》引人之處。

其一,路易離家12年,持續不斷寄明信片與生日卡給家人,說是對家人有情有義,卻也可被解釋為路易想要擺脫離家(拋棄家人)的愧咎感;路易的來信看在年紀有些差距的妹妹蘇珊眼中,有著多種不同意義,蘇珊說每次收到信都覺得:「也該來信了。」,訴說她對路易的思念,但蘇珊也說路易老是寄明信片,讓她有種哥哥一直在度假的錯覺(對離家在外兄長的羨慕),又說明信片上的文字總是言簡意賅,彷彿不在意郵差會否看到書信內容,暗暗抱怨路易即使寄信回家,也只是做做表面功夫(敷衍了事),並非真心思念家人。蘇珊面對哥哥來信的反覆心情,不正似家人間又愛又怨的反覆態度嘛。

其二,嫂子凱薩琳第一次跟路易見面,講話難免客氣,卻被蘇珊抱怨嫂子太過見外(蘇珊多麼希望路易「像個家人」而非「外人」),後來凱薩琳熱絡地跟路易聊起她和安東(路易兄長)的家庭生活點滴,又被安東酸說路易根本對這個話題沒興趣,母親一邊責備安東不該無禮,一邊鼓勵凱薩琳繼續說下去,心情受到影響的凱薩琳,多說兩句話後便畏縮地自責或許這話題對路易來說真的太無趣吧;一家人連話要說不說都擺不平,其他問題自然更難取得共識。

(底下會提及關鍵劇情,請斟酌閱讀)



其三,路易跟安東外出買菸,路易說他今天其實早早抵達機場,只是故意在機場咖啡館多待一段時間才返家,路易說安東一定懂他的心情,安東不客氣的表示路易這番話很虛偽,他認為路易只是沒話找話聊、臨時編出這套說詞好讓他(安東)感覺特別,他說路易根本不在乎任何人,他只在乎自己(或自己在他人心中的形象);安東對路易多所指責,可是當路易應母親要求應允蘇珊可以常去拜訪他或希望能跟安東好好坐下來吃一頓飯聊一聊天時,安東臉上神情明顯被打動,直到路易說安東一定會喜歡城市等,又讓安東瞬間翻臉並藉口說路易得跟朋友見面需要馬上離開,安東的突來反應令所有人嚇了一跳並紛紛責備起安東的不是,然而我卻在安東的反應裡,看到他的哀傷。

12年前路易離家,讓「嚮往城市生活」的安東不得不留下來,12年來,路易寄明信片寄生日賀卡就是不返家,留下安東獨自扛起照顧母親與妹妹生活的責任,12年時間的抑鬱不得志慢慢腐蝕安東的心房,讓他變得刻薄變得具攻擊性,安東無法心平氣和面對路易,因為他自認將路易看的清楚,明白路易返鄉不是為了他們(家人)而是自己(即使安東不知道路易返家的真正原因),他也明白路易不會放棄他現有人生,並將再次從他們(家人)生活中消失,而他,安東,只能繼續活在「責任」的束縛中,無處逃脫。安東愛著路易,一如蘇珊與母親,都希望能從路易身上得到些安慰,但是安東也憎恨著路易,不同於妹妹的不識真相或是母親的鴕鳥心態,他相信唯有搶先一步用激烈手段破除對路易的任何期待,才能免除日後再次的失望與受傷可能性。



其四,《不過就是世界末日》的路易令我想起《親愛媽咪》的母親黛安,路易對家人有愛,一如黛安深愛著兒子史帝夫,但包袱太過沈重的愛壓著路易和戴安喘不過氣,所以他們選擇逃亡與放棄;路易一逃就是12年時間,多年後返家只是想告訴親人自己罹患絕症,但說了又如何?放棄家人的路易,終也將被自己當年的選擇所遺棄。

《不過就是世界末日》結尾有一隻鳥從時鐘裡飛出來,鳥兒在屋內橫衝直撞,最後倒臥地上奄奄一息,牆上時鐘代表著路易離家的12年光陰,鳥兒代表著路易,從外面世界進入屋內(返家),認不清方向只能四處碰壁,鳥兒對屋子的陌生一如路易對家人的陌生:蘇珊刻意跟路易裝熟(兩人之間有著代溝)、路易錯過兄長婚禮與姪女侄子的成長、母親忘記路易的年紀等等。路易曾經「熟悉」的家在經過12時間洗禮,早跟他印象中的家有所不同,路易已是陌生人,只能再次離開。

有趣的是凱薩琳這個角色,她是《不過就是世界末日》裡一個奇妙的存在,不同於安東與蘇珊與母親等人對路易又愛又恨的反覆態度,凱薩琳面對路易較能用平常心對待,一來是她並不認識路易,二來是凱薩琳儘管已經跟安東結婚,並且比路易更熟悉他家人的「現狀」,但凱薩琳永遠不會(也無法)體會他們面對路易時的反覆心情(過往的影響),某方面來說,凱薩琳其實同時存在著「家人」與「外人」的雙重身分,像是說著擁有血緣關係的彼此(即使長年不見),終究比沒有血緣關係的彼此(即使長年相處),更多一份在乎與在意與割捨不掉的羈絆。

其五,《不過就是世界末日》的演員群戲整齊,Vincent Cassel飾演的安東,即便性格很不討喜,Vincent Cassel都能在不間斷的語言暴力與焦躁情緒中,讓觀眾看見安東的武裝盔甲背後,最敏感脆弱的一面,實是本片最突出亮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