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推薦」Ash 【十年】影評 (Ten Years)

《十年》搞不好三五年就玩完惹
原文出處:☁天氣也該。擦一擦啦*

tenyears.jpg
 
今年(2016)的香港電影金像獎「故意」把最佳電影頒給了這齣因為牽涉敏
感政治議題被北京當局封殺的《十年》,香港電影人藉此「表態」意圖明顯。
老實說這個由五段短片湊成的《十年》,總預算50萬港幣  (250萬台幣),等
於 每段預算只有台幣50萬,無論技術與執行完熟度,其實是搆不進金像獎門檻
的,但在「設想十年後香港變怎樣」的題旨下,五個導演不約而同地拍出絕望
且沉重的「黑色未來預言」,不難發現,港人對十年後的香港都散發著灰心和
恐懼,沒有半絲希望。特別再對應起佔中、雨傘運動、魚蛋事件、銅鑼灣書店
老闆等五人「被失蹤」…等等這一路下來的事件,就彷彿電影一幕幕在現實中
應驗。

讓人不禁覺得,在祖國溫暖的懷抱之下,這個曾經羅大佑歌詞裡的東方之珠
也許不用十年,搞不好三五年就玩完惹。
 
《十年》這五段短篇:【浮瓜】、【冬蟬】、【方言】、【自焚者】、【本
地蛋】,講得都是「一個不想見到的將來」,拍起來就像五段式的墓碑,篇篇
觸動不少港人對未來揣揣不安的憂慮。而原本並不受關注的獨立製作,拜中共
手下的環球時報痛批「傳播思想病毒,宣揚絕望」之賜,放映活動從戲院走進
社區街頭,把星星之火燒到燎原。加上北京殺紅了眼,不僅硬生生卡斷香港金
像獎轉播,破天荒弄了一齣沒有最佳電影的電影獎,連陳奕迅的【十年】躺著
都中槍,一併在網路上被屏蔽,對照【本地蛋】最後「《叮噹》都禁,傻的嗎
?」的台詞,真的令人哭笑不得。美國總統羅斯福說過「我們最需要恐懼的是
恐懼本身」,那是提醒人們面對「白色恐怖」時,不要因為恐懼而開始習慣小
心翼翼的自我審查;但回過來想,這句話更適合送給中國的當權者,「你們在
害怕甚麼?」

10y01.jpg
 
【浮瓜】說的是中國當局安排殺手刺殺親共建制派政治人物,在香港製造動
亂,以推行《國安法》的劇情。三線俐落交代了高層的那一圈黑手、等待被刺
的政客、槍手各自的來龍去脈,兩個槍手丟銅板決定誰開槍的鏡頭,配上巴哈
的無伴奏大提琴,你以為還有選擇餘地,卻不知道自己早淪為棋子,特寫的那
枚硬幣,沒有意外,1997年鑄製。

10y02.jpg
 
【冬蟬】則充滿文青味的囈語獨白,假想一對戀人在頹圮的城市角落把以消
亡的一切製成標本。用抽象手法把代表城市景物、文化文物與歷史建築的消失
,連結起人與人親密關係的消亡,提醒我們懷念不是古蹟老店消亡前拍照打卡
說一聲捨不得就了事,而是在失去前,就該牢牢抓住。

10y03.jpg
 
【方言】總算是齣黑色幽默的荒謬劇。透過一個不諳講廣東話的計程車司機
,車窗上一個「普」字被畫斜線的貼紙(代表這台車不通普通話),不但讓他
生意難接,更在如同早年台灣小學校園「講台語要罰錢」的普通話教育政策下
,連當父親的資格也受到挑戰。劇裡同行嘮叨的那句「以前他們過來,個個都
要學識講廣東話…」道盡一國兩制下人事已非的無奈與悲哀。

10y05.jpg
 
【自焚者】用偽紀錄片混和劇情片的形式,講述 2025 年發生在英國領事館
前的自焚事件。自焚前曾有過的一場煙霧彈與棍棒齊飛的街頭鎮壓,召喚起港
人雨傘運動的記憶。更精采的卻是偽紀錄片裡一個個受訪者對時局的觀點與批
判,說中國人為了眼前的利益寧可獨裁也不要民主的愚昧,也呈現出習慣步步
為營的泛民與本土激進派對抗爭路線、理念、手段的分歧。一句「這十幾年我
們學到最多的是陰謀論,失去最多的是,信任。」直指當年97中共承諾的「安
定繁榮」彷彿變成一道咒語,爭民主真普選是好,但是搞運動碰觸到安定繁榮
的敏感神經就不行,不用提社會的反撲力道,光內部「大局為重」的牽制力道
就夠自亂陣腳的了。反正,亂,就是壞,就是可怕,總之搞亂就是不對,至於
引起混亂的原因呢?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直到拄著雨傘的自焚者現身,把油水
往身上嘴裡澆灌…一把火之後,是燒殘了的傘骨,誰也不知道這之後改變了什
麼,香港又何去何從…就像沒人可以告訴我們當年鄭南榕的自焚,去年林冠華
反課綱的燒炭之後…世界改變了什麼?我們又該何去何從?

10y07.jpg
 
【本地蛋】的小紅衛兵四處拍照檢舉,雜貨店老闆一臉納悶,繫著紅臂章的
小胖子指著招牌說「賣蛋沒問題,是『本地』兩個字犯規。」這宛如文革重來
的一個個小黃安,跟現在動輒在網路上「屏蔽」敏感字眼的中共當局,都在在
提醒我們不能對無理的打壓習以為常,「千萬不要習慣,都是我們幾代人習慣
,你們才會落得這樣(窩在秘密基地看禁書)」全片最讓人莞爾的,是男孩從
書架拿下小叮噹漫畫時的那句「《叮噹》都禁,傻的嗎?」
 
電影拋出我們還能守護甚麼的問題,結尾字卡非常「直白」,讓「為時已晚
」四個字漸漸換成「為時未晚」。但怎麼看,我都沒有理由樂觀,不只憂心「
今日香港,明日台灣」,更悲嘆的是當年港人還笑過我們搞台獨黐線的嗎!現
在呢?都有人開始喊港獨了!十年之後,都不知道香港還准不准人上街抗議,
估計也不需要搞什麼暗殺動亂來帶風向通過惡法,不知道都通過執行多久了。

只是那時候還有人care嗎?

---
(寫在後面)

再次把E神受到池魚之殃的【十年】拿出來聽,似乎也聽出了點穿鑿附會的聯想
,某段歌詞就像是香港唱給親愛祖國聽的分手情歌: 十年之前,我不認識你,你
不屬於我,我們還是一樣,陪在一個陌生人左右。十年之後,我們是朋友,還可
以問候,只是那種溫柔,再也找不到擁抱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