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推薦」幕後黑手 -【蚱蜢】影評 (Grasshopper/グラスホッパー)

【黑電影】蚱蜢。
原文出處:黑手黨


跳出隧道前請小心!

  
其實我不太清楚蚱蜢與蝗蟲的差別,卻對蝗災畫面印象深刻,這印象來自許多影劇作品,當然也有來自一些歷史紀錄;直翅目的蚱蜢在落單時威脅性甚低,可在群聚之後,破壞力就失去掌握,人類始終無法了解蚱蜢的來由,多半只能透過消滅手法去抵抗這自然界的撲擊。
  
「蚱蜢」(グラスホッパー)原本想問的是人類在生存受到極限壓迫時,會不會變身為恐怖的攻擊凶器?而我視線裡,這部電影真正著墨的是其他,就是生命的意義。


  
哪怕是殺人不眨眼的殺手,依然會想找尋的生命意義。
  
這是一部改編自小說的電影,要從文字改編成影像本來就難度,雖然原作小說的內容是否有更動並不清楚,我卻蠻喜歡電影版「蚱蜢」的表現,尤其是三位性格相異、手段不同、意念相左的殺手如何捲入這場風暴、又該怎樣從暴風裡抽身……或者抽不了身,在對作品毫無認識的前提下,反而成為這部電影之所以讓我給讚的原因。


  
有在寫作的人就清楚,要創造一位具有魅力的反派角色是不容易的,「蚱蜢」卻用短短篇幅形塑了三位殺手的存在感,那是輕易便能奪去主角地位的強烈存在。相較之下,男主角鈴木確實孱弱了,偏偏故事完結後,鈴木成為唯一具有清楚存在感的角色,他代表所謂的一般人,跟殺手世界比起來,一般人確實很弱,但那是最綿長的真實。


  
我們日復一日的平凡生活裡不太可能接觸到殺手,那是太可怕的領域,殺手為了爭取隔天還能繼續的性命而完成任務,也許他們沒什麼意念,跟那種人比起來,一般人每日的汲汲營營或浮浮沈沈,其實沒有輕鬆太多。
  
怒意你我都會有,殺意卻不是每個人都能湧現。


  
故事裡的三位殺手都將殺意當成生活的一部分,那是他們跟一般人最不同的地方;奪去他人性命當然不會沒有感覺,不管對方是哭求還是憤怒,「刀手」蟬認為殺人當下可以讓不斷擴大惱人的耳鳴靜止,那種巴不得將耳朵挖掉的噪音讓他隨時處在暴走邊緣,唯一能與他溝通的,大概只有岩西,他的仲介人。還有一盆只為活到下一秒鐘的蛤蠣。
  
一個殺手、一個仲介,搭檔已久的組合卻面臨崩壞時刻,原因來自另一個殺手,「自殺專家」鯨。


  
而更為神祕的殺手--「推手」槿竟是促使鯨和蟬對決的遠因,三位殺手的連結,來自黑社會老大寺原父子,但殺機的湧現則出現在更早之前,早在老大父子將無辜民眾捲入野心當中,一切結果就在冥冥之中已有定數。
  
正當我一步步為殺手們的背景與死氣著迷時,才驟然發覺,真正讓我執著的是鈴木的悲傷。
  
想像一下心愛的另一半死於不尋常意外時的氣怒會有多大,就會知道鈴木是非常勇敢的,雖然他沒什麼打鬥實力、沒什麼兇狠霸氣,可是,他愛另一半的決心遠遠勝過刀裡來槍裡去的傢伙們,我本來對鈴木的弱小感到疑惑,為什麼要安排這個角色在裡面,看到最後才赫然發覺那才是生命的意義。


  
傑克克里斯賓的歌詞逗趣卻也實在,鈴木要跳出隧道之前,肯定有仔細想過必須背負與付出的代價,他必須小心,否則查不到真相,為了未婚妻枉死的真相,他做了多數男人做不到的事情,哪怕得失去生命。
  
某方面來說,鈴木才是真正突變的蝗蟲吧?
  
此外,「蚱蜢」的打鬥橋段是我在近期日本電影裡看到最精采的一部,蟬與鯨的對決既兇狠又激動,彷彿有份惺惺相惜,卻又只是為了置對方於死地,殺手始終都在追尋的生存意義竟在此刻才隱隱透露出來,不見得是想找到一個可以殺死自己的人,但一定是想找到跟自己相似的人。


  
還有還有,波瑠我真的可以!(樂)

電影名稱:蚱蜢(グラスホッパー/Grasshopper)
發行公司:采昌國際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
官方網站:http://www.ccii.com.tw/

正式上映:2015.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