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推薦」香功堂 -【追拿吉普賽】影評 (Aferim!)

台北電影節《追拿吉普賽》:正義的加害者。
原文出處:香功堂!!


羅馬尼亞電影《追拿吉普賽》,敘述1835年,執法官康斯坦丁帶著兒子歐尼塔奉命追捕與女主人有染的吉普賽奴隸卡芬,康斯坦丁父子追捕途中遇見不同階級、性別、信仰者,在與人的交談中,勾勒出當時社會的生活狀況.....。

首先,《追拿吉普賽》的節奏一點都不明快,整部電影幾乎都在講話講話講話(有點《冬日甦醒》味道),加上沒啥動作場面、又是黑白影像、欠缺渲染劇情的配樂等等,因此儘管影片有壯麗的自然景觀(對照到人心的「狹隘」)、出色的劇本與到位的說故事技巧(導演Radu Jude憑本片拿到柏林影展最佳導演獎),仍要建議對本片有興趣的朋友,睡飽飽先,再去戲院看片喔!

《追拿吉普賽》有公路電影的「形」,無公路電影常見的「勵志情懷」;劇情並不複雜,一趟公路之旅,讓銀幕外的觀眾看到父權的霸道、為奴者的甘於認命與對未來的無法掌控的悲哀、女性地位的普遍低落、人與人之間的相互仇視(歧視),以及法律淪為裝飾,有錢有權者,得以無視法律存在,執行嚴酷私法(很西部片的情調啊)等。



《追拿吉普賽》有兩個角色讓我感觸深刻,一是執法官康斯坦丁。歐尼塔問父親:「卡芬沒有罪,難道不能放他一條生路,就跟公爵說我們沒抓到人。」,康斯坦丁教訓說,如果不把人帶回去,只怕會被鄉親看笑話,並自傲的說他是社會堅定的正義力量,行事剛正不阿,絕不貪汙不收取賄絡等等;然而當他把卡芬帶給公爵,公爵不但沒有訴諸法律,反而動用私刑懲罰卡芬,康斯坦丁試圖勸阻公爵,反遭羞辱,逼著他慌忙帶著兒子離開現場,並苦澀地自我安慰說:世界就是這個樣子。

康斯坦丁的奉公守法,到底是正直的表現?亦或是不識現實的加害者?而一心想讓父親驕傲的歐尼塔,有沒有可能在父親的教誨下,成為另一個「正義」的加害者?
(底下有雷喔!)



《追拿吉普賽》另一個讓我很有感觸的是角色是劇中的吉普賽人,他們對奴隸身分的「習以為常」,當康斯坦丁父子來到市場時,我們聽見一名吉普賽父親哀求著往來富商說:「請買下我們一家吧,我們的後代子孫將一輩子成為您的奴隸」,這話語聽的我心驚,下一代的未來,就在求個溫飽的無奈中給出賣了。(無法被翻轉的階級)

不僅如此,當卡芬被送回公爵處,公爵故意在眾人面前執行私刑(殺雞儆猴 ),卡芬覺得害怕而掙脫逃跑,這時將逃跑的卡芬給追回來的人,全部都是吉普賽人,甚至執行私刑時,也由奴隸提供主子刑具與意見等,這場戲令我想起史提夫麥昆(Steve McQueen)導演的《自由之心》,黑人奴隸被白人主子吊在樹下懲罰,一群黑奴繼續能過著「如常」生活,洗衣曬衣伐木,而孩子們則「開心」的在旁邊草地上嬉戲。

忍耐到轉變為接受與無感,最後甚至成為錯誤制度的擁護/加害者(教導孩子要「聽話」,只要發現同胞不聽主人的話,還會幫著主人教訓),這是一個多麼扭曲(哀傷)的價值觀啊!

《追拿吉普賽》裡遭「閹割」處分的是卡芬,但除了財大勢大的公爵外,康斯坦丁身為執法官卻無力阻止私刑(甚至被嗆聲)、吉普賽人眼見同胞被欺負還跟著起鬨叫好;原來不只卡芬被閹割,所有中低下階層的人民,也都跟著被去勢了。

《追拿吉普賽》的故事時空落在1835年,而在2015年的今日,這樣的不公不義,已是「過去的歷史」,或依然是「現在進行式」?《追拿吉普賽》可以跟同是今年台北電影節觀摩片的《等待判決的日子》對照著看,一古一今,講的都是階級的無法跨越,以及權勢者的壓榨與弱勢被消除話語權的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