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關注電癮娛樂,重要聯繫 | 合作提案 | 媒體邀約 請來信:movie@droupnir.com
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影評」黃大仙 -【盂蘭神功】影評 (The Ghost Rituls)

豈止時運低 -《盂蘭神功》
原文出處:大仙的足球與電影
1399511639-1738987661

英文片名:The Ghost Rituls
中文片名:盂蘭神功
年份:2014
導演:張家輝
演員:張家輝、劉心悠、吳家麗、林威

2014年我還沒有寫過一篇電影文,畢竟世界盃是重頭戲,前半年都在忙。現在總算放下了擔子,也比較有時間可以多看多寫,今年的第一篇電影文,就給了我家鄉的電影《盂蘭神功》,趁著鬼門開的半夜來寫鬼片,真是別有一番滋味(突然覺得背脊有點涼涼的~~)。

「一個人時運低就容易見到髒東西」,不曉得這是不是江湖術士用來騙人的話語,但這樣的一句話倒是人人琅琅上口,真是你知我知隔壁的獨眼龍知,連醫院裡負責推大體的阿姨都知。於是這部電影就充斥著許多無法解釋也不必解釋的畫面,反正鬼片的任務就是嚇人,嚇得到你就是王道,管它合理不合理?何況我已經先聲明了嘛,主角就是時運低,不然你想怎樣?

不過,男主角宗華豈止時運低而已,他根本是倒了八輩子的楣,才會連上一代的恩怨都找上門。所以我必須為《盂蘭神功》說句公道話,雖然電影裡故弄了不少玄虛,但那些無厘頭出現的恐怖情節,除了旨在嚇觀眾以外,也在不斷的證明一件事,那就是宗華必定會在接下來遇到更大的麻煩。那些無關主線的情節是前菜,戲班裡有鬼的故事才是正餐。

問題是,如果前菜煮得比正餐好吃,那是開了胃還是倒了胃?

fx_fmhk41355166_0004
神功戲是演給好兄弟看的,所以第一排座位不能坐人啊~~

劇情簡介(引用自開眼電影)

《盂蘭神功》是張家輝自編自導自演新作,他不僅撇硬漢形象在片中扮文弱小生,還力邀金馬影后吳家麗擔綱花旦一角,台灣女星劉心悠則是演出慘遭鬼上身的粵劇團花旦。

在中國經商的宗華(張家輝 飾),因生意失敗回到了馬來西亞老家,他與粵劇團班主父親(林威 飾)有著長久心結,同父異母的妹妹也對他敵意甚深。不久後,因父親被任性的妹妹氣到病倒,他在中元節神功戲開台之際,只好接手家中的粵劇團。

有了團中花旦小燕(劉心悠 飾)的協助,劇團表現恢復以往水準,但怪事卻接二連三發生:先是妹妹出現古怪言行,接著小燕也開始出現奇異行為,宗華自己更屢屢碰上靈異怪事。逼不得已,他只好裝上閉路電視觀察,竟看到讓他難以置信的影像……,而這一切似乎都與劇團的當家花旦(吳家麗 飾)有關。

張家輝為了表現鬼上身的行為反差,在片中安排了一場與劉心悠的詭異床戲。她以類似「羊顛瘋」的狀態表現,不但撞得身上都是瘀傷,還吊鋼絲撞到頭,連鬼上身的床戲都演到床塌了。

YLSG234_1403772511
張家輝演技是沒話說,這一幕氣氛是十足到位,挺嚇人的。

我並不是說《盂蘭神功》不好看,有朋友說被嚇到、也有朋友說普普,而同行的友人大概介於兩者之間,她說不錯,也有被嚇到,但有點看不懂。

不是說鬼片就是要嚇人嗎?既然目的達到功成身退不就好了?

不行,因為嚇人的只是前菜,開了胃的觀眾當然更貪心,都等著看導演接下來要推出什麼主菜,如果沙拉拿了90分,牛排只有50分,那樣好嗎?

作為首次執導的作品,難免有許多學習的對象,於是我們在電影裡看到有如《大法師》高難度的摺疊扭曲身體,透過監視畫面的橋段也難免讓人想到《靈動:鬼影實錄》之類的偽紀錄片拍攝手法。那些鬼魂飄浮空中的畫面也多師法國外電影,甚至還無厘頭的加入藍可兒電梯靈異事件(當然只是噱頭)。和傳統的香港鬼片比較起來,確實是有很大不同。正如《殭屍》顛覆了「殭屍片」,《盂蘭神功》也讓港產鬼片走到另一個境界。

張家輝是個好演員,金像、金馬甚至亞太影展的最佳男主角都拿過,個人的演技已不必懷疑,在房間裡疑神疑鬼的一幕看得觀眾都跟著害怕起來。不過「演而優則導」並非人人合適,如果張家輝想繼續往導演這條路走(好像有看到新聞說他並沒有如此打算),精進說故事的技巧還是必須的。

以下會提到一些關鍵情節,免不了要爆雷,如果不想破壞看電影的樂趣,可以看過電影再回來。

06ec1p5
這畫面不用解釋了吧。

我朋友說看不懂,散場後我們少不免邊走邊討論,吳家麗飾演的當家花旦是誰?她的劇團和宗華父親的劇團有什麼關係?40年前那場大火是她放的?所以她又是誰的母親?回來報復的是她還是40年前枉死的戲班?

其實我並沒有打算強作解人,電影本身還是盡了很大努力想要告訴觀眾一些蛛絲馬跡,例如宗華回到家時在看的照片,他房間中突然自己移動的相框,觀眾一開始不知道相中人是誰,但在結尾時都有用畫面交待。至於吳家麗做過什麼,怎樣和劇團班主由愛生恨,電影中都有穿插演出。比較可惜的是時序表示不清,觀眾一開始可能誤會是同一個時空裡的兩個劇團(尤其是電影中一再表示有另一個競爭對手),當看到後頭覺得好像又不是那麼一回事的時候,可能就已經錯過一些關鍵情節(像我一開始根本沒看出那個扭傷腳的花旦就是吳家麗啊)。

那麼這個故事到底在講什麼呢?

如果你真看不懂,我勉強來給個大綱好了(希望我沒有理解錯誤)。宗華的父親就是40年前那個劇團的班主,當年吳家麗是當家花旦,因為扭傷了腳演出走樣導至觀眾流失,班主決定起用年輕的小旦接演。吳家麗傷好後想拿回自己的舞台,這才發現班主已經和小旦搞在一塊,最後一怒之下燒了戲棚,自己則自殺而亡(這裡交待得不是很清楚,也有可能是鬼魂來索命)。

宗華是吳家麗和班主生的小孩(結尾的照片交待),宗華並不知道當年的事,他是經商失敗回家,又和女朋友分手(當然是時運低了),所以回家後一直遇到怪事,後來知道女朋友跳樓身亡,還以為是女朋友的鬼魂要對他不利。最後要來復仇的惡鬼一堆,很明顯是不止吳家麗一個,也包括當年被她放火燒死的戲班(在同一個演出地點)。

當家花旦是宗華的母親,那她為什麼要回來害自己兒子?這大概是劇情讓人有疑問的地方。宗華的妹妹和小燕被附身後曾經到醫院探望班主,妹妹說要穿母親的戲服上台,班主當時大吃一驚說為什麼要提到媽媽?結果小燕怒吼一聲,說我就是要穿。妹妹這裡說的母親是誰呢?是吳家麗嗎?吳家麗當時上了小燕身應無疑問,但妹妹和宗華同父異母,不禁讓人納悶不解。

好吧,強作解人真是自作自受,看來《盂蘭神功》應該是值得再看一次才對。

ghost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