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將上映
最新影評

「電影影評」香功堂 -【KANO】影評 (KANO)

《KANO》:熱血球魂。
原文出處:香功堂!!


「不要想著贏,要想不能輸」

1931年,由日本人、漢人和原住民組成的嘉義農林棒球隊,在日本教練近藤的帶領下,從一支未曾贏過球賽的兩光球隊,搖身變成超級勁旅,一路挺進日本高中棒球聯賽最高殿堂甲子園.....。

看完《KANO》後,內心激動大喊:「台灣終於拍出一部精采絕倫的棒球電影。」

如何判斷一部「棒球電影」成功與否?假如棒球迷可以看得熱血沸騰(如我)、不愛棒球的觀眾們也能隨影片劇情起伏無礙(如山羊鬍),那麼這部作品就算成功了。

不得不稱讚馬志翔導演(我不知道魏德聖導演為這部作品貢獻多少心力),他不但成功捕捉到棒球比賽瞬息萬變的緊張氣氛,且片中一大票年輕演員們都被他磨的極為出色,專業部分,投球姿勢霸氣十足、打擊神色沉穩專注、防守動作滴水不漏、滑壘衝刺奮不顧身,身手和身段都有高度說服力;演技部分,幾位年輕演員的口條都自然(日語發音標準與否我就不清楚了),情緒飽滿不浮誇,相當難得!



如何判斷一部「棒球電影」成功與否?不妨檢視編導是否掌握到棒球運動的「精神/精髓」。
棒球運動的精神/精髓是什麼?

其一,比賽總在兩出局後才開始。
來自臺灣的嘉農棒球隊,何以能征服日本觀眾與媒體記者的心?因為他們「用心」處理每一顆球,不因比賽剛開始而鬆懈,不因比賽快結束而大意,不因比數超前而自滿,也不因比數落後而氣餒,只要球賽還沒結束,就有反撲機會,不是超前對手,就是被對手超前;棒球的好看總在兩出局後,落後球隊不屈不撓,相信一切仍有轉圜餘地的奮戰精神,而那也是一種積極「人生態度」的演繹,不是嘛。

其二,木瓜與釘子,個人與團隊。
《KANO》用木瓜與釘子,闡述球隊中的個人與團隊關係。
濱田老師說:「木瓜樹底下釘了一根釘子,木瓜以為自己將死,遂努力結出肥美果實」,這是生命絕美態度的展現,即便死亡迫在眼前,也要綻放最美麗燦爛的姿態;一如嘉農投手阿基拉無視受傷指頭,也要奮戰到最後一刻的決心,他就是那株韌性超強的木瓜樹。

濱田老師又說:「樹下沒有釘子的木瓜樹,因為看到其他木瓜樹結出肥碩果實,深受激勵而結出同等漂亮的果實」;當嘉農隊的守備球員們齊聲大喊:「投直球給對方打,我們會幫你守護好每一顆球!」,我的心便融化了,那一刻,我彷彿看到有釘子與沒釘子的木瓜樹上,全都結滿鮮美多汁的大木瓜。

我喜歡《KANO》,不光是影片成功捕捉到棒球運動的精神與氣度,更重要的是,我在這部影片看到和《大稻埕》相近的「勉勵/砥礪」情調,而且處理的比《大稻埕》更精緻也更成熟。

例如釘上釘子的木瓜樹可以被視為台灣主體,主事者(政府)決定擺爛或努力綻放,將決定自身與周遭木瓜樹(民眾追隨的意願)的未來。



例如那支集合漢人、原住民和日本人的雞尾酒球隊,乍看雜牌,實則只要發揮各自優點,齊心協力,便能展現驚人實力,就像近藤教練所說:「番人跑的快、漢人打擊強、日人防守厲害,這樣的組合求都求不來。」;回看現代台灣社會,有原住民、本省人、外省人、客家人、藍色陣營、綠色陣營、北部人、中部人、南部人等等,2300萬人口分裂出許多不同團體,每個團體都緊抓著手上資源不放,都在想盡辦法牽制或挖掘對手的資源、每個團體都只為自身利益著想與打算,不懂為他人(下一代)努力與奮鬥......。

若說《KANO》的雞尾酒球隊懂著拋開對立歧見與種族差異,遂能攜手攻入甲子園大賽,那麼台灣社會各界放下成見、彼此合作,將能達成怎樣的成就呢?(好吧,這或是太美好的想像與願景)



例如《KANO》以嘉南大圳的完工與啟動,跟嘉農棒球隊的成長與茁壯做出漂亮連結與對照。

我不認為《KANO》穿插嘉南大圳完工一事只是在「緬懷先人/某個時代」,而是在提出「基礎建設的重要」;一如敗戰連連的嘉農棒球隊能夠贏球,並非「來了個日本教練」(教練是哪一國人根本不重要!),而是這群球員們在教練的指導下,開始充實自己,他們每天繞著嘉義市區跑步並接受嚴苛的體能訓練,打磨球技,技術夠好才有跟他人一拼長短的機會;而高喊「甲子園、甲子園」的精神喊話,或找到自己的打擊與投球節奏,則在鍛鍊球員的內在精神力,內外兼顧,才讓原先體質虛弱的嘉農棒球隊得以脫胎換骨!

「教練,回到台灣時我們會看到什麼?」阿基拉問。
近藤教練說:「我們會看見風吹動著一望無際的黃金稻田。」
近藤教練的回答不是疑問句而是肯定句,他知道凡事沒有僥倖,所有成功故事的背後(嘉農打入甲子園/嘉南平原作物豐收),必有堅實的基礎做支撐(體能訓練/嘉南大圳)!!

看完《KANO》的我們(民眾/政府),是否明白編導的用心與期許?是否願意為體弱的台灣社會多做、多充實些什麼,再來談那遙遠的偉大夢想?

《KANO》的導演出色,大場面處理的霸氣,小場面也能看到溫暖情味。
《KANO》的劇本出色,不只講棒球魂,也是對台灣未來的期許吶。
《KANO》的演員出色、美術考究(很喜歡劇中的復古腳踏車)、攝影優美、配樂動聽(而且不搶戲)、音效細節突出等,技術面夠水準,故事有娛樂性又言之有物,
相信這部作品在年底的金馬獎上會有不錯的表現才是。


《KANO》沒有缺點嗎?老實說還是有幾個點讓我小小介意了一下。

首先,視覺效果還是太虛了,片頭的大船動畫已經讓我「厚」了一聲,片尾又來一場更加細部的大船特寫,那甲板上的演員和滿天粉紅彩霞背景根本是兩回事,融合的相當粗糙;此外,棒球場上的觀眾人潮也合成的讓人搖頭,或許因為經費不足(或技術不足),這已是幕後團隊能夠做到最好的程度,但貪心如我仍是感嘆動畫部分若能再細膩一點,作品的整體感會更完整。

再者,我比較希望電影能在「歷史介紹」中結束,而非試圖再多講點什麼的大船甲板上。
最後,我覺得《KANO》的故事有點「乾淨」,我是說1930年發生霧社事件,故事時空落在1931年的《KANO》,幾乎不見日人、漢人與原住民間的衝突與對峙,這可能是作者不想模糊故事焦點而做出的取捨,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起當初觀賞陳可辛導演的《海闊天空》時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