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關注電癮娛樂,重要聯繫 | 合作提案 | 媒體邀約 請來信:movie@droupnir.com
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影評」ALLEN -【十億追殺令】影評 (Shield of Straw)

[2013桃園電影節]《十億追殺令》:舉起稻草編織的盾牌  
原文出處: MOVIE BOULEVARD
4.jpg

一樁兇殺案,全城風雨

八年前,清丸國秀因為以極其殘忍的方式虐殺少女而被捕判刑入獄,八年後,清丸國秀甫出獄不久,便又殘殺了一名女童,這名女童是日本橫跨政治經濟圈呼風喚雨的大老蜷川隆興的寶貴孫女,蜷川自然是無法放過清丸國秀,登報刊出十億追殺令,公告全國誰殺了清丸國秀就可以得到十億日圓作為獎賞。此刻警方卻相當緊張,不但多時未獲清丸國秀的蹤跡,更害怕因為這個事件會造成全國性的暴力行為,無法無天,為所欲為,於是成立了五人特殊小組,掌握清丸國秀的蹤跡,並將他緝捕到案,保護他的人身安全押解他透過合法的過程而伏法。但是十億元當前,舉國瘋狂,五名警察能否保護清丸國秀,接受法律的制裁,自己是否能抵抗十億元的誘惑呢?

2.jpg

關於電影

《十億追殺令》(藁の盾/Shield of Straw, 2013)改編自木內一裕的暢銷同名驚悚小說,並由三池崇史執導,三池崇史是日本知名的導演,他作品的高產量是眾人望塵莫及的,光是2012年,就一口氣推出了三部電影,包括了妻夫木聰主演的《愛與誠》、電玩改編《逆轉裁判》以及伊藤英明主演的《惡之教典》,風格多變,但在迥異的風格之中,不變的是他混著喜劇、暴力、恐怖和針砭時事的力道,通常他的電影總能吸引許多大牌演員參與演出,《十億追殺令》也不例外,包括了電視劇《仁醫》大澤隆夫、電視劇《家政婦女王》松嶋菜菜子、《死亡筆記本》藤原龍也、瑛太的親弟弟永山絢斗合力演出。

本片在拍攝期間就有很多的新聞,因為這是台灣高鐵首次提供電影劇組拍攝的電影,當時演員們都到了台灣來引起不小的騷動,而看完電影之後,個人覺得這一次不管是電影製作方還是台灣高鐵的部分都現出極高的誠意,相信之後,應該會有更多合作的機會,讓台灣高鐵頻繁躍上大銀幕。其實《十億追殺令》的劇組相當的用心,不但是將高鐵的各項場景納入電影當中(當然是有位了劇情需要喬裝成日本新幹線的樣子),還派遣了空拍的團隊,拍攝了高鐵奔馳的英姿,還有嘉南平原的風貌,美麗的景色相信台灣人看到了也都會感到開心。所以說實話,如果只是為了台灣高鐵首次登上大銀幕這個噱頭去看電影,也是會挺滿足的。

3.jpg

《十億追殺令》在今年五月分參加了坎城影展正式競賽的單元,萬眾期待,但卻在評審團分數開出了本屆最低的1.3分,雖然有這樣的低分,卻不減我對於這部電影的期待,在桃園電影節上就立馬觀賞了這部電影,的確在劇情上有些許值得詬病的地方,但是整體而言我看得相當滿足,再一次的,三池崇史又將觀眾推向一個相當極端的情況,叩問人心道德極限,猶記得去年底《惡之教典》將一個正派的教師形象,玩轉成殺人不眨眼的兇手,探討教育體制與人心的缺陷,這一次,用警匪動作戲來包裝一個對於利益與正義的兩難境地,人該如何選擇的故事,也許稱不上是經典,但我很喜歡這部電影,更欣賞導演製作電影時散發出來一股「狂」的氣息。

5.jpg

利益當前,茫然失措

十億元現金就擺在前面,要你殺死一個罪無可赦的惡人,你願不願意?其實這是一個相當值得激辯的議題,這跟樂透有十億元獎金是不一樣的,因為樂透是合法的,殺人卻是違法的,但相同的是,面對這樣的誘惑,人們必定是趨之若鶩,即使心中再有道德的尺規鞭策著自己,難保心不會被動搖,更何況是殺掉一個本就該被懲罰的壞人。不過,我們都只是平凡人,別人再怎麼十惡不赦,我們都沒有權力去決定他人生命的長短,於法於理,都該讓代表正義的審判制度去作決定才是。電影中,要殺這個清丸國秀的人很多,這是一定的,按照角色的設計,這些想拿到十億元的人,負債的、低收入的、公司倒閉的,幾乎都是貧苦的老百姓,受到大財團的支配,雖然說電影中大財團本身也是受害者,但是這種有錢人操縱窮苦人的行為,無疑是狠狠諷刺了資本主義一番。

6.jpg

盡職是正義?還是枉縱?

電影中的警察五人特殊小組是重心所在,看完電影之後,其實一直很不了解大澤隆夫這個角色怎麼會有那麼堅固的信念支持著他,讓他不惜為清丸國秀擋子彈也要保護他接受司法審判,也許這樣一種恪遵職守的表現,在電影中被演了出來,是用來警惕現代人應該重視職業的忠誠度,這在現代是越來越式微。同時這樣的盡責也是一種正義,這樣的正義也許看起來很傻很愚蠢,為什麼要保護一個狼心狗肺的傢伙,電影中松嶋菜菜子和永山絢斗的角色也時不時的提出這樣的觀點。對我來說,大澤隆夫的這個角色似乎已經是超過了正義的界線,有一種愚忠的感覺,他這樣一昧的相信製造了更多不可挽回的遺憾,就是放縱邪惡的共犯。看完確實是對他有點生氣沒錯。

電影片名的《藁の盾》意指稻草做成的盾牌,用來描述這五人小組的心境是在恰好不過的,盾牌本該是相當堅固的,但是面對金錢的誘惑,人為財死的心態,不僅有來自外部的攻擊力,還有內在的私心作祟,這個盾牌的防護力岌岌可危,更有甚者,盾牌中保護的卻是高度危險的人,隨時隨地都有可能遭受到反撲,這樣脆弱的狀況下,用《藁の盾》這個名字來形容,是在巧妙不過的,極具意象化,又簡單明瞭。

7.jpg

錯而不省,一錯再錯

不過更令人生氣的是藤原龍也的這個角色,清丸國秀,他的邪惡已經近乎瘋癲無極限的狀態,殺人不眨眼就算了,聽聞自己的母親因為他而自縊,卻無動於衷,冷血至極,面對審判他仍沒有悔意,甚至還嚷嚷既然到頭來都該一死,早知道就多殺幾個人,如此令人髮指。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但是知錯卻執迷不悟的人,是天地不容的,電影中提到男主角的妻子因為貨車司機肇事而喪命,而這名貨車司機同樣也是曾經犯過同樣罪狀的人,一錯再錯,製造無數個遺憾,卻能安然無事般的過著每一天的生活,很難想像這些人是怎麼有那種臉皮看見每一天的陽光。

8.jpg

也許就是電影具有鞭辟入裡的審判力道,所以才會讓我看得有一點憤怒,也對電影中的人事物,正義的界線與道德的極限產生許多的想法,但除此之外,《十億追殺令》在警匪動作戲碼的部分也是相當精彩,除了帶給觀眾啟示,也同樣的具有娛樂的效果,不管是為了演員而觀賞電影的粉絲,或是為了台灣高鐵而觀賞電影的愛台灣觀眾,抑或是喜愛三池崇史風格電影的觀眾,觀賞這部電影應該都會有所收穫。最後附上片尾曲,來自氷室京介所演唱的「NORTH OF EDEN」。

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