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關注電癮娛樂,重要聯繫 | 合作提案 | 媒體邀約 請來信:movie@droupnir.com
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影評」第六天喵魔 -【喋血雙雄】影評 (The Killer)

《喋血雙雄 The Killer》~英雄輓歌
原文出處: 喵魔的亂想魔境
222-01  


《喋血雙雄 The Killer》,由《英雄本色》導演吳宇森執導,周潤發、李修賢、葉倩文、曾江、朱江、成奎安等主演;1989年上映的犯罪動作片。  



殺手小莊(周潤發飾)在一次暗殺行動中誤傷了夜總會女歌手珍妮(葉倩文飾),令其雙目接近失明,他深感內疚,於是一直暗中保護和幫助她。為了籌錢送珍妮去外國做眼角膜移植手術,小莊再當殺手,豈料完成任務後不但收不到錢,反被雇他殺人的黑幫老大汪海(成奎安飾)派人追殺。  


奉命偵查相關命案的警探李鷹(李修賢飾),在查案過程中知曉事情另有隱情,並且明瞭小莊並非冷血殺手,開始同其惺惺相惜,而在應對汪海勢力的追殺中,兩人更是結成生死之交。然而小莊命運的結局,卻早已是被註定了。  


222-02  


吳宇森曾擔任武俠電影巨匠張徹的副手,可能是耳濡目染的關係,所以他拍的動作片,總是彌漫著濃濃的武俠味,跌宕起伏一片江湖的肅殺之氣。不過早期吳宇森是拍喜劇片起家的,雖然當時積極嘗試不同風格,卻不斷遭到滑鐵盧,直到1986年拍攝了《英雄本色》,其蘊含的人倫義理精神,彌足珍貴的兄弟情誼,以及瀟灑豪邁的拼殺鏡頭,開創了【英雄式流血動作電影】的風潮,也奠定了他「暴力美學」的基礎。  


222-03  


若要問吳宇森在香港的代表作,不少人應該會回答《英雄本色》吧!不過真正把他帶到國際舞臺的,其實是《喋血雙雄》,其出色的槍戰場面,引人入勝的劇情獲得眾多好評,因而獲邀參加多倫多影展,1999年,美國《時代週刊》還將它列為本世紀亞洲十大影片之一,而這部電影更被有些人認為是吳宇森平生最完美的作品,一個連他自己也無法逾越的高峰。  


222-04  


如果仔細觀察吳宇森的電影,總是又有中,又有西的元素。當然《喋血雙雄》也不例外,裡面有不少好萊塢電影的影子,如:《地老天荒不了情》(1954年)、《獨行殺手》(1967年)等,尤其是《獨行殺手》,因為吳宇森非常欽慕導演梅維爾,所以他的電影不時向《獨行殺手》致敬,像是片中小莊一開始在教堂內接受任務,以及在夜總會碰到女歌手珍妮的一些遭遇,還有《英雄本色》中小馬哥的風衣扮像就是模仿《獨行殺手》中的阿蘭德龍。  


222-05  


由始至終,這就是一部現代版的武俠電影,只是俠客們從揮刀持劍,變成了拔槍相向,但是仍舊懷抱著捨生取義、肝膽相照的浪漫情懷,同時也瀰漫著身不由己的哀愁,恩怨紛爭的冷酷無情。此外,電影還將「古希臘悲劇」與中國古典戲曲中悲劇做結合,帶給觀眾一種崇高的悲壯美。身處命運旋渦中,殺手小莊拼命掙扎奮鬥,但結果卻是一步步更加接近命運的安排,最終仍敵不過命運的力量而垮了下來,雖然具有強烈生命悲劇意識,但也彰顯出誓死不悔的抗爭精神和堅毅的意志。

 
222-06
  


片中有一句十分經典的臺詞,小莊:「什麼事情,都是拿起來容易,放下難。」充滿人生在世的無奈,也代表著整個故事的基調。在這個花花綠綠的世界中,我們身上背負著許多東西,有別人的盼望,也有自己的辛酸,更有無法逃避的責任,常常搞得自己步履蹣跚,疲憊不堪,即便有萬般不得已,但真要把它放下,又談何容易。這種宿命註定了身不由己的悲哀,或許也只有到死的那一刻才能獲得解脫。  


222-07  


透過殺手小莊這樣一個見不得光,與社會幾乎格格不入的存在,表現每個人心中抹不去的孤獨。在這個冰冷的城市中,無數滄桑徬徨的靈魂飄蕩著,始終找不到可以依靠的彼岸,只見落寞與疲憊的身軀,繼續苟延殘喘;然而即使如此,每個人心中卻更加的渴望著一份真情,就像小莊在遭受朋友背叛與人情冷薄之後,依然等待四哥(朱江飾)的歸來,相信李鷹這個身分對立的知己,這是傻,還是不願意相信所謂的情義早已經蕩然無存了呢?小莊:「這個世界變了,我們都不再適合這個江湖,我們太念舊。」  


222-08  


在這樣一個追逐權力和名利欲望的時代,到處充斥著暴力和權術,公理正義反而成了絆腳石,就連法律都成了被惡人把玩利用的工具,結果在本片中,正義與善良卻隱藏在本該是冷血無情的殺手身上,這是多麼的諷刺阿!正邪其實不是絕對,它的分野不是身份,可能也不是手段,雖然與世俗常理好像矛盾,但誰又敢說它們就一定正確?而電影最後李鷹在警網之中義無反顧地射殺了汪海,看似是在歌詠非法正義,但其實更像是在質問法律能否伸張正義,是否背棄了倫理?李鷹:「我懷疑你們這個行當還講不講道義。」 小莊:「這個世界已經變了,沒人會講了。」  


222-09  


如詩如歌的浪漫動作場面,也是《喋血雙雄》令人稱許的地方。教堂內恬靜的燭光,古典的基督教彩色玻璃窗,微笑的聖母像,潔白的鴿子,然而這樣神聖和平的地方,轉眼間接受槍林彈雨的洗禮,成了荒謬的人性殺戮戰場,教堂被大肆破壞,白鴿四散並將燭火熄滅,最後就連聖母像也被炸個粉碎,只剩下鮮血流淌在地上,這種慘烈的意象表現,似乎是在暗示著人類救贖的不可能,因為他們是如此的愚昧無知,就連神靈都束手無策。  


222-10  


同時電影在暴力之中亦突顯出人性,像是有一幕在珍妮家中,小莊和李鷹持槍對峙,此時珍妮突然闖入,兩人為了不讓她受到傷害,只好欺騙著她;另一場,小莊抱著受傷小女孩去醫院,李鷹追趕而來,在醫生的急救下,兩人持槍相向,但又同時憂心小女孩的傷勢。其實這世間並不全然是正邪對立,有時只是不同立場的衝突罷了!而且對立的兩方,可能都是有血性,有情義的人。  


222-11  


小莊顛覆了傳統英雄不落淚的形象,他比白道更守原則,也比任何人更重感情,但他卻與這個無情社會不搭調,所以註定是要孤獨的。周潤發完美詮釋這一個複雜性格的殺手,瀟灑不羈,迷人的微笑又透露著一股霸氣,然而面對良心的審判,他無法充耳不聞,所以一直萬分痛苦。  


222-12  


相形之下,李修賢的光芒就被掩蓋了,本片飾演的李鷹還是走他的老套路,草莽味道十足,一個比江湖兒女更重視道義的警察,只是這一次多了對公理正義的質疑,比較多愁善感一點,但卻顯得有血有肉許多。  


222-13  


故事最後仍是一場逃不開的悲劇,雖然小莊註定是要死亡,但是臨死前卻無法與珍妮相依偎,甚至連把眼角膜贈予她的心願,也因為雙眼被射瞎而落空,真是不由得惱怒吳宇森的殘忍,然而這樣的結局,更顯得人類的渺小與無能為力,始終掌握不住自己的命運。  


22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