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推薦王即將上映電影推薦

「電影推薦」香功堂 -【銀翼殺手2049】影評 (Blade Runner 2049)

《銀翼殺手2049》:像個人類或像個複製人?
原文出處:香功堂!!


「我從未讓自然出生的人"退休"。」
「這有什麼區別?」
「我以為自然出生的都人有靈魂。」
「嘿,你沒有也過得很好。」
「什麼?」
「靈魂。」

(通篇是雷,請斟酌閱讀)

非常喜歡《銀翼殺手2049》。它超越我對這部影片的期待,沒有淪為動作電影,而是像第一集般,細膩勾勒著人物間的情感;《銀翼殺手2049》的視覺效果相當突出,明年奧斯卡最佳視效提名應該沒有懸念,光是一場真人與虛擬投影人物「合作」的橋段設計,就讓我看的嘖嘖稱奇,厲害的視效不只能夠以假亂真,尚且能夠傳遞意義(與影片主題契合),《銀翼殺手2049》裡的AI人工智慧嬌伊找來人類女孩做為她的「替身」,由人類女孩跟男主角KD6-3.7警官(簡稱K)發生肉體關係,類似概念已在《雲端情人》看過,但《銀翼殺手2049》更進一步開發可能性,利用投影技術讓嬌伊「附身」在人類女孩身上(腦海瞬間想起《第六感生死戀》裡,山姆鬼魂附身在靈媒身上的畫面,哈),因此銀幕上的性愛畫面,既像是3P性愛又像是真實與虛構的反覆對辯,無論投影技術如何真實,它終究只是虛擬想像(與K發生關係的畢竟是人類女孩);延伸來看,這場性愛戲也可跟複製人的處境對照閱讀,複製人沒有真實記憶,他們的性格根基於虛構記憶之上,因此複製人的每一個反應與決定,到底有多少出於自由意志又有多少是被更大力量(賦予記憶的公司與設計師)所控管?我們如何判斷自己的每一項隨機選擇真的是隨機選擇?一如片中嬌伊對K的愛情是真或假?當人類女孩離開K的住所時,她對嬌伊說:「我進入過妳的內心,妳沒有想像中的特別。」,說的不正是嬌伊為K做出的奉獻(找來人類女性代替她滿足雇主/男友的需求),可能存在於每一個名為嬌伊的人工智慧程式中嗎?如果記憶不是真的,感情不是真的,選擇不是真的,那麼,有什麼是真的?



「我要你從控制系統刪除我。」嬌伊。
「我不會那麼做,如果發生任何事,妳就消失了。」K。
「是的,就像真的女孩一樣。」嬌伊。

《銀翼殺手2049》的劇中角色們,無不努力地在難分虛實的世界裡找尋真實,只要能夠擁有一點點的真實便已足夠(追求真實/真愛/真我,究竟是卑微或巨大的願望?);《銀翼殺手2049》裡的樂芙(LUV)與K對戰,當她把K打倒在地時,樂芙說:「我是最優秀的。」,我是最優秀的,指的是樂芙以身為最強大(完美)的複製人為榮,同時指出樂芙對她的造物主:華勒斯/父親的愛(景仰),K曾對樂芙說:「他(華勒斯)替妳取名字,妳一定很特別。」,這句話有兩層意義,一是樂芙的複製人身分,低於人類一階,二是樂芙擁有名字(其他複製人只有代號),因此比起工具型複製人,樂芙的地位似乎又更高一等,然而,擁有名字的樂芙是否就擁有華勒斯的愛,或只是被華勒斯視為更厲害更好用的「工具」而已?相較於華勒斯不帶感情地大量製造複製人,樂芙全心幫華勒斯對付複製人,或是嬌伊找來人類女孩代替自己的肉身與K發生關係,她們為愛人/雇主做出的犧牲與奉獻,或許還更貼近我們對愛的想像(當然,我們依然可以質疑嬌伊與樂芙的付出,不過是程式指令所為)。



《銀翼殺手2049》片中,K發現自己可能是「自然生產」的孩子而非複製人時,他既驚訝且憤怒,卻也因此覺得欣慰,假如我是真實的人,那麼我的記憶就不虛假,我所擁有的愛,肯定更真實?直到複製人法瑞莎跟他說:「喔,你以為那個孩子是你?你真這麼想?我們都希望自己是那個孩子啊。」,而感到失落;某方面來說,我們大概都是K吧,希望自己更好更不凡,但我們對更好更不凡的想像,大半來自社會的教養(根深蒂固但未必正確的觀念,例如:人類比複製人更優秀),而非自我意識的選擇/判斷,《銀翼殺手2049》透過K追查複製人孩子下落,讓他學會質疑「我是誰」(我思故我在,我們如何確定「我」在思考?),漸進為「我要成為誰」,最後再回歸「我是誰!」,接受自我,並為那個「我」做出努力。

《銀翼殺手2049》之於我是部好孤獨的電影,未來世界,當複製人變得宛如真人、當虛擬記憶變得比真實記憶更加地鮮明與深刻,我們開始懷疑起身邊一切,包括我們自己,最大的孤獨,莫過於不再相信愛情也不再相信自我,《銀翼殺手2049》片尾,K為圓滿戴克的未來,不顧危險挺身相救,那一刻的他所懷抱的情感(以及嬌伊為拯救K,現身於樂芙面前),或許並不虛假吧;然而,即便是在寫文章的這一刻,我依然無法確認《銀翼殺手2049》結局帶給我的想法,K的選擇究竟是「像個人類」或「像個想像中人類應有的反應」或「像個複製人」,評斷K是否擁有靈魂,是否該依附在他的「高貴」舉動(人類對良善的想像)?亦或者,《銀翼殺手2049》想講的不是K表現的像個「人類」(法瑞莎說:「為正義而死是我們最像人類的成就。」,然而《銀翼殺手2049》片中的人類比複製人還更不懂「正義」的意義,某方面來說,複製人/人工智慧達成了人類無法達到的情感與道德高度,成為更好的存在),K的自我犧牲,或許才真正凸顯「複製人」與「人類」間的差異,「複製人/K」突破人類在他們腦海中設定的框架/程式(聽令行事、同胞相殘、不具道德感),才是K成為真實「個體」的重要依據(找到自己的核心價值)。

Denis Villeneuve導演沒有愧對影迷對他的期待,片長近三小時的《銀翼殺手2049》,視效驚人、攝影、音樂、美術各方面都極有可觀,明年奧斯卡獎應該有機會搶下多項入圍(希望最佳影片和導演可以順利爭得一席),此外,本片演員也有出色表現,Robin Wright、Jared Leto、Sylvia Hoeks、Ana de Armas、Harrison Ford等人,表現都可圈可點,而本片靈魂人物,飾演K的Ryan Gosling,再次交出令人印象深刻(而且不過度張狂)的精湛演出,希望他有機會憑本片再次獲得奧斯卡男主角的入圍肯定啊!



後話:
看到戴克居住的城市,沙塵暴的黃暈色調,會讓我想起《瘋狂麥斯:憤怒道》,而城市裡的巨大的人體雕塑建築,則讓我忍不住想起中國的古怪詭異建築.....。